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梁文道 > 文章归档 > 2010年八月
2010年08月30日 09:30

球迷永远站在高墙那一边

6月11日, 2010年世界盃開賽的那一天,我給朋友們發了一封電郵:“從今天開始的這一個月,我不會主動發言,也不會回帖。原因大家都曉得。請諒”。那是一群天天在網上見面的朋友,我們交換兩岸三地的政局資訊,討論學術界裏的最新動向,我就像上了毒癮一樣,每晚都得在群組裏說上兩句,不說話不舒服。可是在世界盃的面前,這種小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的趣味又算得上甚麼呢?不到一個禮拜,我甚至就已經忘了這個群組的存在。奇怪,竟然沒人想過世界盃戒毒這一招?

我平常就有點自閉,不大見人,這時候就更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理由了。比較麻煩的是讀書,每天用五六小時看球,剩下的時間也全都拿去分析相關新聞和資料了,睡眠可以再壓縮,工作卻不......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2日 08:26

酷拉丁

我一直覺得拉丁文是種很唬人的語言。念書的時候,有學長站在火車車廂裏讀拉丁文本的塞內卡,我就覺得他特別有型,身上彷佛罩了一層光暈,把他和這喧鬧的俗世隔了開來。又曾聽人說過,某某某的公子真了不起,在英國上公學的時候就懂得用拉丁文寫詩了,不愧是藍血名門。後來還在一家名牌大學親睹學生代表在畢業典禮上以拉丁文頌辭,雖然台下應該沒人知道他究竟在說甚麼,可是大家卻頻頻點頭,好像冥冥之中自有他心神通。

好在,法國文化史家瓦克(Francoise Waquet)在《拉丁文帝國》裏頭為我揭穿了真相。原來寫拉丁詩根本就是老派中學教拉丁文的必經課業,沒甚麼大不了。其實,自從十六世紀以來,絕大部分的拉丁詩都是學生習作,就和我們小......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9日 19:04

香港是个大饭局

自小我就聽說中國人最特別的地方是在飯桌上談正事,人家老外約見面選擇很多,可以去公園散步,可以來杯歡樂時光,我們則千篇一律開飯局。這個說法當然不盡符實,因為吃飯也是他們解決問題交誼感情的常見手段,只不過我們飯局的密度比較高,用處比較廣吧了。而說到飯局文化,恐怕是到了香港人手上,才真正發揚光大,成了能登大雅的堂堂正道。

前陣子看評論家安裕先生在《明報》的專欄,他寫出了一則我也一直很想談談的公案,那就是“馬會北京會所事件”了。話說馬會去年在北京市中心新辟的金寶街上拆了許多胡同民房,換上一座富麗堂皇的仿古建築當會所,提供奢華住宿,精緻美膳,雖然苦了不少原居百姓,卻讓非富則貴的會員多了一個落腳點......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8日 19:11

后色戒电影

一般人說起梅蘭芳,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在戲曲上的成就。一般人提起葉問,很自然就會扯上李小龍的師父這六個字。一位空前絕後的藝術大師,一位開宗立派的武術巨匠,皆不以抗日著稱,但卻分別被《梅蘭芳》和《葉問》這兩部電影拍成了力拒強讎的英雄。更妙的是,這兩部傳記電影皆有傳主後人的參與,據說是為了讓電影更真實。

葉問的高潮是他和日本佔領軍的將領來了一場中日武術大對決,《梅蘭芳》則以他拒絕日本粉絲的登臺邀請替整部片子寫下最光輝的結局。兩個日本軍人,一文一武,一個想請梅蘭芳用京劇替日本掌握中國民心,另一個想要葉問教導日本軍人武術之道,兩個都是中國文化的仰慕者,因此兩個人都可說是未戰先敗,而我泱泱中華自然是......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21:36

我的灵魂我的书

有一年,一個美國小夥子考上了哈佛大學念工程。他很高興。哈佛大學第一年的課程跟美國許多大學一樣,有一個核心課程。所謂核心課程,就是新學生進校不是上專業課,而是上全體學生都必須要上的公共課。於是這學生就選了一門課,但之後他非常後悔。選了什麼課?是《中古英文文學》。你想想看,一個想學工程的學生,跑去念中古英文文學,所以非常痛苦。更要命的是,這個教授年紀大,說話語速緩慢,上課很悶,一點趣味都沒有。

這個學生很痛苦,覺得這個課不能上,太難受了,所以常常翹課。好不容易上完了一學期的課,放暑假了,他很高興。他要打散工掙錢,就在學校附近的一家舊書店找了一份兼職。

他幹什麼呢?這種書店常常收到電話,......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5日 08:19

认识烹饪的动物

亞里斯多德曾經說過:人是政治的動物,所以每一本政治學教科書都會引用這句話,以示先賢的遠見。然後社會學家有意見了,他們說古希臘文裏的“Polis”不只是政治那麼簡單,更有社群的意思,所以這句名言的準確翻譯該是:人乃社會的動物。且慢,都市學家說“Polis”分明就是城邦,故此亞里斯多德的本義該是:人乃城市的動物,才對。又由於亞里斯多德還說過:人是語言的動物,於是語言學家、哲學家一干人等也加入了戰團,紛紛爭論人的本質究竟是甚麼。

亞里斯多德雖然是古希臘最博學的大哲,天文地理無一不曉,但很可惜他對做菜沒興趣(說不定他根本不會),否則他應該能夠發現烹飪才是人的本質,人實在是會做飯的動物。難道不是嗎?除了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