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梁文道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三月
2010年03月28日 11:35

另类光害

我們今天走在彌敦道上看見閃動的燈光,很容易就會忘記,只不過十年之前,市區內是不准設霓虹燈的,至少不准它跳躍變色。十年前,那是香港還叫做“東方之珠”的年代。

現代建築的一大特點,就是發明了夜景。請看那些著名的古建築,從我們的紫禁城到希臘的巴特農神殿和羅馬的競技場,它們沒有一座是為了讓人在夜間觀賞的。且想像在沒有電燈的古代夜晚,你若走到這些著名的地標之外,你看見的只不過是一堆昏暗朦朧的石塊或者一堵黑沉沉的高牆罷了。幾乎連看都看不見,就更談不上漂不漂亮了。只有在電燈發明之後,大家才想到用燈光投射它們的外牆,產生壯麗的夜景,例如上海的外灘。

現代建築不只擅用電燈,還巧妙地利用了玻璃,以玻璃......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0日 10:33

分享

如果你單身,情人節晚餐必須一個人吃,那就真是一件值得珍惜的幸事。唯其如此,你方能體會何謂分享。

我們常聽人說,重要的不是吃甚麼,也不是在哪里吃,更不是花多少錢去吃,而是和誰在一起。可是在情人節前的一切飲食資訊與媒體廣告裏面,我們獲得的卻是相反的訊息,以為菜式越豐富精巧,環境越溫馨浪費,甚至付的價錢越高,我們的情人節就越難忘。

只有在失去之後,我才知道甚麼是真理。例如很多很多年前,他在一家小學代課,我偶爾去接他放學。下午五點左右,學校門口附近的車站會架起幾個小攤,我最愛光顧其中一檔賣油炸番薯餅的。油是回鍋油,粉漿極厚,但我還是覺得它很香甜。通常買下兩塊,一塊我吃,另一塊留給他。其實他......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17日 15:29

回到厨房

每年聖誕,《經濟學人》都會暫時放下嚴肅的政治和財經,製作一份充滿趣味新知,感覺更像是《國家地理》的雙周特刊。即使這種類型的題材不是他們的看家本領,但他們還是維持了雜誌的一貫水準,炮製出不少好玩的小文章。今年聖誕的《經濟學人》就有一篇談廚房的報導,記者引述宜家家私廚房部門主管布羅丁的話,說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中國家庭在廚房吃飯,相比之下,美國則有一半家庭在廚房用餐,到了加拿大,這個比例更上升至百分之六十四。

對我們中國人而言,不在廚房吃飯不是問題,反而在廚房裏頭吃飯才是個古怪的現象。很多香港人當年移民到加拿大,其中最開心的一件事就是廚房特大,其中一件最不習慣的事則是在這麼大的廚房裏吃飯。然後......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7日 09:37

临终的思索

事情不可說,就該沉默,例如死亡。

一個朋友死了,我們會有紀念他的衝動,我們討論他的事蹟,回憶一段交往的經歷;我們寫文章談他生前的癖好,引人發噱的舉動,甚至是最後時光裏的疲憊、淡定與從容。然而,我們卻始終不能觸及那塊最核心的領域;我們無法直接談及他的死亡。並不是因為不被允許,而是他在臨終前的種種:光線逐漸暗淡,世界逐漸退隱,稀薄的呼吸成為最鮮明的感官印象,我們皆不得體會不可理解。死亡畢竟是一個人自己的事,而且沒有一個死者曾經回來告訴過我們它到底是怎麼回事。因此,死亡是最最孤寂的體驗。

《臨終者的孤寂》,社會學家愛裏亞斯(Norbert Elias)的垂老之作。第一次看見這本書,我才剛進大學沒多久,......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3日 08:48

香港何时能进入中国

各式各樣的城市排行榜,之所以少了一個香港,原因其實不止是意識層面的領先,還是種種或隱或顯的體制屏障。有時是某些有城市背景的主辦單位刻意不想香港加入,更多的時候,卻是發現香港到底在另一個基礎之上,樹立於另一種制度之中,硬要比較似乎不公。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承認一國以內兩制的現實。在這兩種制度底下,有截然不同的教育政策、住房政策、醫療政策和城市規劃原理,因此就有兩種不同的城市面貌與生活方式。所以在評比宜居城市、住屋價格一類的排行榜時,把香港排除於內地各大城市之外,應該是合理的做法。

但是如此一來,卻也抹殺了一國兩制一個很重要的策略意義,那就是共存的兩制互相學習,甚至競爭。總將內地外於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