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梁文道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一月
2010年01月29日 17:58

讨厌一个人的方法

如果一個官員很討厭一個文人,嫌他老是說三道四,於是運用影響力向所有媒體打招呼不要再刊登那人的文章,我們會同意這樣的做法嗎?恐怕不會。因為我們相信媒體是社會公器,是各種訊息與意見交匯撞擊的平臺,官員不應該濫用權力繞道後門以影響其生態,如有異議,他大可投書回應,與他討厭的那人平等往來,道理上見真章。

假設那個討厭鬼果然混賬,學問不好卻被媒體莫名其妙地捧成大師,不只如此,他人品原來也很低下,生平幹過不少壞事。既然如此,那位瞭解真相的官員總可以動用關係網絡去封殺一切有關這人的消息了吧?

在我看來,這仍然是不對的。假如那混蛋名聲在外,不滿他的人就該在媒體平臺上公開抨擊,一方面匡正大家心中的錯......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6日 08:59

地方的沦陷

中國很大,大到甚麼地步呢?讓我來舉一個例子。畫家陳丹青近年以文字創作馳名海內,經過前幾年辭教清華一事之後,更加成了人盡皆知的新聞人物。好吧,就算不是人盡皆知,起碼文化圈內沒有人會不曉得誰是陳丹青吧?

前一陣子,我聽到一個應該準確的故事。話說某北方地區新華書店的老總向人問起:“聽說有個叫做陳丹青的作家最近很紅,他好像有本書叫做《退步集》。我們是不是該請他過來對我們的讀者講講話呢?”

中國有多大?一本大家以為早就火翻天的書要用幾近三年的時間才從北京傳到更北的地區,中國就是這麼大。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千萬不能把城市人的常識當作全中國的常識,更不能以為大城市媒體上很常見的名字就該人人熟悉人人認......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8日 23:00

解殖之后的殖民幽灵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許多在外間流行一時的思潮來到中國之後,就會被裁頭去尾,充分中國化出完全不同的面目。如果說這是中國版的新主張還好,但有關論者卻照樣耍弄那些洋名,給人一個他們就是某某主義中國區代言人的印象。例如:後殖民主義,這個起源自第三世界知識份子自我反省的運動,在我們這裏就變成一種單向批判西方中心霸權的論述:要拒絕西方種種話語的普適性,重新挖掘我們本土的文化資源,甚至推出一個所謂的中華性與之抗衡。

然而後殖民主義之所以是柄批判的利器,在於它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固然劍指前殖民帝國的自以為是,另一方面卻不吝嗇地剖解後殖民國家和地區的意識型態盲點,尤其是民族主義裏的殖民遺緒,對兩者都不客氣......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6日 23:43

起码人有哀悼的自由

你並不認識那些被埋在瓦礫底下的人,你也不認識伏在路邊哭天搶地的母親,以及鏡頭裏一個因為過度傷痛而表情空洞呆呆站立的男子,那麼,你為什麼要哭?為什麼會從喉底湧上一股不可抑止的酸楚?

美國思想家茱迪絲巴特勒(Judith Butler)認為人在哀痛之中發現自己挫敗了,疲憊至盡卻不知理由何在。有些事情原來要比一個人精心謀策的計畫還大,比自己的目標、認知與選擇還大。正正是在哀痛,嚎哭與悼念之中,我們透過一種奇特的失落感認識到人類存在的真相:我總是超出我自己。我不是孤立的自足的個體,我永遠比我自己更要複雜,永遠和他人神奇地發生聯繫,甚至與他人共同構成了所謂的“我自己”。否則怎能理解哀慟裏的那種失去感呢?明明受害......

阅读全文>>